钴废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钴废料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特殊的钉子户

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9:58:28 阅读: 来源:钴废料厂家

  世博展馆工程开始后,王华明所在的拆迁公司负责B工程C大道的拆迁工作。到目前,该地块已有70%的拆迁户签约,但剩下的拆迁户几乎都没签约的意向。本来,拆迁中出现钉子户也是常事,可令王华明感到遗憾的是,这个地块最厉害的钉子户竟是刘兰香。刘兰香今年61岁,她的儿子何刚就是因为旧城改造拆迁时,意外牺牲的——3年前,何刚是王华明的同事,一次,一名拆迁钉子户在强制拆迁时,爬上一座建筑的6楼楼顶,号称谁敢拆他的房子,他就跳楼,何刚在营救这名拆迁户时,一不小心被挤下了6楼,意外牺牲了……不管怎么说,王华明还是想再去做做刘兰香的思想工作。这天一早,他来到了刘兰香的家,但刘兰香依旧没好脸色,开口就问:"你们答应我的要求了?"王华明说:"没有。刘老师,我想……"王华明的话没说完,已被刘兰香打断:"那就不要废话了啊,没有50万,我是不会签字的!"刘兰香的房子经数次评估,有关部门认定补偿金额该是40万元,但刘兰香一开始就咬定没45万元免谈。后来考虑到何刚的特殊情况,加上刘兰香老伴死得早,儿子牺牲后,她成了孤老,王华明经请示领导,作为特例,为刘兰香争取到了2万元的特殊补偿金。哪知道这2万元不争取还好,一争取,反倒给刘兰香口实了:"原来拆迁就是这样黑啊,随口就可以多2万,看来不拖真的不划算,今后没50万免谈!"现在,还没等王华明再说什么,刘兰香的家里已不请自来地来了七八个邻居。这些邻居,都是还没签约的拆迁户,王华明知道,现在他们都看着刘兰香了,刘兰香的家正好在施工最先需要用地的大路口,只要刘兰香不拆,他们根本不会动的。王华明继续耐心地对刘兰香说:"刘老师,假如您依旧不相信我们的评估价,您可以申请其他评估公司评估的,但这个工程真的拖不起了,还有10多天,工程队必须进场了……刘老师,世博会不是哪一个上海人的世博会,其实每一个上海人都是东道主……"刘兰香的邻居"小黑皮"说:"小王,你就不要讲大道理了,大道理又不管饭吃的,只要你们答应刘阿姨的条件,刘阿姨肯定会支持拆迁的。"正在这时,王华明的手机响了,是另一个地块的一名拆迁户表示愿意再和王华明谈谈,王华明舍不得放弃拆迁户主动找他的机会,他看刘兰香这里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就告辞了。哪知道,当天晚上,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——晚上9点多,刘兰香家厨房间的玻璃窗被人用石块砸碎了!王华明得到这个消息时,同时接到了刘兰香的一个电话:"没想到你们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。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你就别想拆我的房子!"王华明想说点什么,但电话已被挂断了。
  王华明没有犹豫,他先报了警,然后立即赶往现场。到地方后他发现,电视台的记者比他先到,此刻,"小黑皮"正对着镜头慷慨陈词呢:"拆迁公司真是太黑了,他们克扣刘阿姨的补偿款,达不到目的,居然使出这种手段,拆迁公司这样做,还有人性吗?"王华明本想主动和记者说几句的,但警车赶到了,他想了想,悄悄离开了。回到家里后,王华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:这个地块的拆迁是他负责的,现在看来,假如拆不了刘兰香的房子,别的人是根本动不了的,必须想其他办法了……第三天晚上8点多,王华明先给刘兰香打了个电话,但刘兰香一听是王华明的声音,当即把电话挂断了。王华明叹口气,还是提了上午准备好的一个提包悄悄去了刘兰香家里。见了刘兰香,王华明抢先说道:"刘老师,我答应你的条件,给你50万,但你答应我明天就签约好吗?"刘兰香很意外的样子,说:"真的给我50万了?拆迁拖一拖真的有这么大的好处?"王华明摇摇头说:"不是的,反正我也瞒不了你,我实话和你说吧……"王华明接下来说出来的话,让刘兰香更意外了。王华明说,提包里的8万元钱,是他个人给刘兰香,希望刘兰香帮他一个忙,就是今晚先收下8万元,然后明天签拆迁协议时,拆迁公司再给她42万元。刘兰香吃惊道:"你个人?为什么?我凭什么拿你的钱?"王华明说,也不是他钱多得没地方用,而是这个地块的拆迁实在拖不起了。撇开世博展馆工程不说,其实,这个还影响到了不远处那个西园村的致富。王华明说,他的女朋友在西园村当村支书,带领村民致富一直是她最大的理想。本来如果拆迁顺利的话,这条计划中的C大道已经接近完工了,这样,今年西园村的特色农产品——精品甜瓜就可以卖个好价钱了。现在,因为拆迁不顺利,路迟迟修不好,她女朋友比他还要急。所以商量后,他们愿意从自己的结婚费用里省出8万元来解决问题。王华明说:"我知道这样做,不是很妥当,但何刚曾是我最好的朋友,如果真的强制拆迁您的房子,我心里会非常难过的。我不知道,您多要8万派什么用场,但我相信您肯定会用在需要的地方的。"王华明说这些话时,刘兰香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。刘兰香问:"你说的都是真的?"王华明苦笑道:"我没兴趣拿8万来开一个玩笑的。"刘兰香沉思片刻,突然开心地笑了,说:"好吧,小王,现在我也告诉你,我多要8万就是想‘买’个明白——拆迁是不是越拖越多拿好处?现在我知道了,就算你自己多出8万,我也是无法赖到更多钱的,我很高兴知道这样的结果!"刘兰香说,其实,做钉子户不是她的目的,儿子就是因为钉子户牺牲的,她怎么可能再做钉子户呢?但拆迁一开始,"小黑皮"等就说,不借此机会发点财,还真对不住拆迁这机遇,而且好像不少人都支持这样的想法,说做钉子户就能多赖到钱。她想,不如自己来做个最硬的钉子户试试,如果"小黑皮"等所说属实,那她会伤心儿子真的白死了的;但她还是会在最后的期限前签约的,因为她不能让儿子的在天之灵不安。反过来的话,她要现身说法,自己这样的钉子户都没得到不该得的好处,拖着不签拆迁协议还有什么意义?刘兰香真诚道:"小王,什么都不要说了,我不要你的8万,明天一早你来签约吧!"正在这时,王华明突然听得门外好像有人不小心踩到了东西,他起身拉开门问:"谁?"一个黑影没有回答问话,而是向远处跑去。王华明断然喊道:"‘小黑皮’是你吧,你敢偷听,怎么不敢见我?"那个黑影站住了,然后转身扭扭捏捏地挪过来说:"小王,对不起,刚才你和刘阿姨的话我都听见了,真是太意外了,我是无脸见你啊!""小黑皮"说,此前,他一直鼓动大家做钉子户,真的是想借此机会发点财。为了把事情搅浑,他甚至偷偷砸了刘兰香家的玻璃窗,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**!因为他就是西园村出来的,他的父母、妹妹都还在西园村生活,这几年西园村发展慢,没有像样的路是很关键的一个原因,本来明明可以早通路的,却因为拆迁工作的被拖延,造成这样的结果。最后,"小黑皮"动情地说:"以前一直听说世博怎么好,为什么要办世博等,其实还是嘴上说说、耳朵听听的,现在我是真的明白到世博带来的好处了,它还会带动村民勤劳致富呢!明天我也签约,和刘阿姨一起签!"

劳保工作服套装

定做工作服促销服订做

物业工作服定做

定做工作服网

饭店服务员工作服

工作服图片价格

北京服装定做

厂家直销服装批发网